第七一六章 三段记忆,黑袍女人的身份

一品修仙 716 作者不放心油条 全文字数 6603字

之前神树坠落,雷劫降临,所有神树上的生灵,都在挨劈,但进入了五指岛范围,雷劫便消失了,不是结束了,而是五指岛不属于大荒世界,连依附都算不上。 只要出来,必然是要经历完整的天劫的,可见可感的雷劫,反而是最乐观的情况,只需要扛过去就没事了,而且这种雷劫,更像是妖物的化形劫,扛过去了是有大好处的,是天地造化的力量。 秦阳没急着让绿毛虫出来,只是为了找个合适的机会而已,而且他也不敢拖太久,万一钻天地的空子久了,指不定就会让天劫升级。 万一变成那种无形无质,仿若被整个世界针对,那才是真完了。 说不定运气会差到走路都能平地摔,摔了还会啃到狗屎,气急败坏的一跺脚,地面塌陷,再坠入绝地里…… 这不,正好有机会,也挺合适的,有人来分担,秦阳哪能不把握住机会。 哪怕人多了雷劫的威力会变大不少,但分摊下来之后,落在绿毛虫身上的,反而会少一些。 秦阳在海底乱窜,引动雷劫将这里化作一片雷海,雷霆贯穿之下,海底的海水都被强行蒸发,强大的压力,在海底撑起一个鼓起来的气泡,自海底窜出去的余波,让整片海域都仿佛沸腾了一样。 被秦阳单手拎着脚的无毛黑鸟,随着雷劫灌体,迷迷糊糊的意识,反而越来越清楚,它体内残留的天火力量,在雷劫的淬炼下,被慢慢的逼了出来。 它想要挣扎,却发现雷劫只是从它体内流过,压根没有存留,全部顺着秦阳的手,进入到秦阳体内。 秦阳全身雷光闪耀,似乎完全无视了雷劫的伤害,无毛黑鸟还没太搞明白状况,可它的本能就已经告诉它,这个时候继续装死的好。 无毛黑鸟闭上眼睛,继续装死,任由秦阳将它当成避雷针引雷过来。 海底数十个炎龙,那才叫欲仙欲死,他们的眼睛基本是摆设,能看到是能看到,却还不如个人族的小修士,如今太过敏锐的感知,被雷劫淹没。 劫雷跟普通天雷完全不一样,这种力量里,天然就带着一般修士无法参透无法理解的玄妙。 简单说,就是靠声波定位,却被人开了无数个音响怼脸上,放的内容还是魔音灌耳,亦或者是靠眼睛看,被人无限闪光弹闪瞎了钛合金狗眼。 那叫一个惨…… 他们跟没头苍蝇一样乱转,连秦阳在哪都找不到了。 秦阳拎着无毛黑鸟引的劫雷差不多了,立刻绕到一头炎龙下方,握着化血魔刀,照着它的下巴就是一刀。 噗嗤一声,被雷劫劈的想死的魔刀,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缓冲,哪里还顾得上别的,魔气蒸腾,鲸吞炎龙的气血和生机,至于这气血里带着炎热力量,跟完克它的雷劫一比,顶多算是口味差了点而已。 体型庞大的炎龙,挣扎了几下,便瘫在了海底不动了,它那带着红光,恍若石头组成的躯体,慢慢的冷却了下来,化作一堆碎石,再被劫雷扫过,立时崩碎成齑粉。 如法炮制,连续捅翻了十几头炎龙之后,秦阳就开始悠着点了,准备换个方式。 这些家伙,身体都仿佛是快要融化的岩石做的,气血枯竭而死之后,身体竟然直接崩碎,连个摸尸的机会都不给。 “主子,干死他们!”魔刀上魔气、雷劫、火气交杂,力量频繁闪烁,看起来魔气弱了些,可魔刀本质上,却得到了淬炼,底子提升了不少。 只是这货刚才还怂的不行,这会儿觉得死不了,就跟喝了假酒上头了似的。 秦阳眯着眼睛,撇了撇那些已经慢慢冷静下来的炎龙,它们找不到方向,却也明白,只需要向着一个方向闷头撞过去,总会逃出这片被劫雷笼罩的范围。 遗憾的暗叹一声,秦阳继续拎着魔刀冲了上去,从最外围开始收割,由弱到强的收割。 说起来这种收人头的战斗,着实没什么意思,但秦阳就喜欢这样。 明明有机会收人头,为什么要跟这里几十条炎龙硬碰硬的打,真要是那样的话,他不出点血,玩玩命,被这些家伙围殴死的概率可不算小。 感受了一下雷劫坠落的速度,秦阳默默加快了速度,摸不了就摸不了吧,大不了最后留一个看起来最厉害的。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盘踞在这里不知道多久的炎龙,数量越来越少,最后只剩下一个身形最大的家伙时,坠落的劫雷,也终于不在坠落,只剩下海底堆积的这片劫雷之海。 劫雷慢慢的消散,秦阳将无毛黑鸟丢到了绿毛虫那,自己来到那头最大的炎龙身前,缓缓的举起了手中化血魔刀。 脑海中回忆着嬴帝那惊天一剑,体内很远开始喷涌而出,化作无数符文,顺着秦阳的手臂,游走到魔刀上。 当符文覆盖上去之后,好似喝假酒喝大的魔头,立刻安静了下来,一丝很古怪的气息开始浮现。 当化血魔刀被符文彻底淹没,化作一把黑色的长刀时,秦阳低声一喝,一刀斩出。 “一剑。” 前方的雷劫,还有海水,看似没什么变化,却仿佛被分割成了两部分,两边互相流动,却谁都无法跨越中间的界限。 前方那头已经恢复点感知,就要冲出雷劫范围的炎龙,继续向前冲去,它的身体缓缓的坠落下来,脸擦着海床,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,冲出去数里才停了下来。 秦阳收起魔刀,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 再一看,魔刀已经彻底变了样子,如同沁了血的红水晶,打造而成的陌刀。 再一感应,里面的魔头都昏死过去了。 收起魔刀,秦阳缓缓的调动体内真元,一点一点的流淌在经脉里,然后逆转黄泉秘典,一点一点的转化出气血,填补体内亏损。 这一击被他明明为“一剑”,威力着实有点惊人,消耗也惊人。 只是一击,他体内流转的真元,还有体内的气血,竟然被瞬间抽空,海眼补充都来不及。 秦阳行走在海床上,飞速的恢复着力量,一边走向那头炎龙的尸体,一边琢磨着一剑。 他剖析了嬴帝那一剑,目前只是破解到最外一层,纯技艺层面上讲,他现在可以像模像样的模仿出来这一剑了。 算是入门,等入门之后,才能继续向下解析。 但只是实验性的试验了一下,他便明白,这一剑的确是特别厉害,想要发挥出记忆中嬴帝挥剑的力量,那消耗完全是一个天文数字,秦阳大概估摸了一下,一般道君肯定是斩不出那一剑的。 嬴帝肯定是借助了大嬴神朝的力量加持,才能斩出那一剑。 简单说,这一剑所代表的的层次,可能已经超出了当年失去加持的嬴帝。 他没选错,好好学一学,的确没坏处。 但这次也让他看到了自己的缺点,他是有海眼,气脉绵长,放眼大荒,无人能及,若是消耗战的话,不玩命他估计也能活活耗死一个法身强者。 可惜不玩命的话,瞬间爆发就成了短板,说到底,境界的限制最大,再一个便是身体的限制。 解决办法,目前最直接的,在不提升境界的情况下,提升本身的实力。 比如炼体,比如去好好修行一下葬海修髓典。 另外一个,就是提升境界了。 秦阳琢磨着,白玉神门是需要时间来慢慢熬的,预计应该需要四五百年,这还是考虑到参悟到后面,底子越来越厚,一些不太深奥的会参悟的越来越快,再加上时不时用一下思字诀的情况。 那另外一个,便是看看能不能在不推开白玉神门的情况下,直接去精修黑玉道宫,让自身提升到法相。 按照目前的感觉来看,应该是可行的。 就是铸就道宫,也是一个麻烦事,想到那片废墟道宫,秦阳就头疼,不比白玉神门简单多少,也是需要时间的。 这么一算,秦阳大概有些理解,为什么在修行前期,总能听说什么天才,到了后面就再没听说了,尤其是到了道宫境界,似乎真没听说过什么年轻一辈的天才什么的。 真天才的话,都是需要去耗时间来夯实底蕴的。 收回了杂念,秦阳走到了那头炎龙的尸体前,没有气血枯竭而死,尸体反而留了下来。 这家伙的身体被斩成了好几段,脑袋更是被一剖为二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 将尸体组合到一起,秦阳才伸手触碰,摸尸超度。 一白一蓝两个光球。 没有出金,秦阳也没什么失望的感觉,他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,毕竟,蓝白里面也是可能会有堪比金色的好货的。 拍进脑袋里,立时察看。 蓝色的是门秘法,名叫祭典。 大致看了一下,跟他以祝由香联系人的方法挺像的,区别就是这个法门不用祝由香,而是需要神像,可以联系神像所代表的人。
法门远比秦阳的祝由香好,但需要付出的代价却也更高,每一次施展,都需要用到供品,血肉更好,怎么看都像是邪法。 大致扫了扫之后,秦阳立刻想到他刚才拿走的那尊恍若真人一般,还能影响到人心绪的石雕。 同时也想到,可能这个方法,就是大荒的人联系黑袍女人的方式。 再看白色的,是记忆。 上百头炎龙,穿行在海中,前方忽然有一条巨大的青蛇探首,袭击了炎龙群。 看到这条青蛇,秦阳立刻明白跟着神树一起来的青蛇去哪了,原来这货早就跑出去了,看样子非但没死,还活的挺自在。 炎龙群骤然遭到袭击,一拥而上,准备群殴从海底窜上来的青蛇,然而,这时,他们才看到,那条巨大的青蛇下面,竟然还有一只更加庞大的章鱼。 那条看起来很强,体型很庞大的青蛇,竟然只是章鱼的一条触手。 然后,漆黑的海中,点点亮光浮现,比章鱼还要庞大,犹如水母一般东西出现了。 无声无息的,已经有几十个炎龙,被这个巨大水母的触手缠绕到。 “噬魂兽!” 领头的炎龙,吓的身上发出的红光,都变得暗淡,他根本没管被缠住的同族们,扭头便施展秘法逃遁。 画面一转。 一处深海,发光的海中生灵,照亮着一座大殿。 一位龙首人身,身高三丈的家伙,背对着站在那里,他的身前,便是黑袍女人的雕像,他望着黑袍女人的雕像,沉声道。 “龙尊即将归来,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吧?” “大人,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接应。”化作人形的炎龙,单膝跪在后面,语气很是谨慎。 跟着,画面再次一转,这次的画质,仿佛蒙着一层薄雾,不是特别清晰,还有些掉帧。 同样是那座深海的大殿里,那个龙首人身的家伙,一只手按在炎龙的脑袋上,黑气源源不断的渗透到炎龙体内,炎龙凄惨的惨叫着挣扎着,却完全无济于事。 伴随着黑气完全没入,龙首人身的家伙,仿佛有些疲惫。 而惨叫的炎龙,也不在惨叫挣扎,他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龙首家伙。 “大人,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 “没事,只是忽然有点倦意而已。”龙首人身的家伙,挥了挥手,让炎龙退下。 炎龙退下之后,满心疑惑,喃喃自语。 “大人这是怎么了?” 记忆画面,到此结束,秦阳睁开眼睛,面色有些凝重。 最后那个画面,他明显能感受到,炎龙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。 而且,秦阳认出来龙首人身的家伙到底在施展什么法门了。 三身宝术。 或者说是三身宝术里的某一种。 被炼化成三身之一的炎龙,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,他还是只有他原本的记忆。 但本质上已经完全不同了,秦阳可以确定,这个龙首人身的家伙,施展的三身宝术,绝对是为了安全,为了防止背叛,说不定他已经在炎龙的脑袋里种下了念头,哪怕炎龙还拥有原本的记忆,内心却完全变了。 重新梳理了一下这三段记忆。 按照时间排序,应该是倒着,先被三身宝术炼成三身之一,然后再有了后面的谈话,再然后才是遇到了噬魂兽。 青蛇死在了噬魂兽手里,那当时噬魂兽,肯定离五指岛不远。 这些炎龙,要去的地方,必然也是五指岛,只不过他们点背,碰到了死海里谁都惹不起的大佬。 那这么算的话,被那位龙首人身的家伙,称之为龙尊的,十有八九就是黑袍女人了。 秦阳一头雾水,黑袍女人以前是龙族么?真龙后裔? 还是海族的? 之前可是半点印象都没有,也没有这方面的线索,怎么就成了海中的龙裔了,跨度有点大了。 秦阳不明所以,想的脑壳疼。 摇了摇头,暂时不想了,回头去找到绿毛虫和无毛黑鸟。 绿毛虫心地单纯,如今又顺利渡劫,自然而然的认定了秦阳是对它好,在它的心里,丑鸡之前闲的没事干,闲聊的时候说了那么多,它也没觉得怎么样,反正对它好的,肯定就是好人,它才不会去管秦阳对别人怎么样。 无毛黑鸟畏畏缩缩的躲在绿毛虫旁边,被劈了半天,身上还在冒电光的丑鸡,看到自己的小弟这幅鬼样子,顿时一阵火大。 秦阳把他们收回海眼,丑鸡便开始追着无毛黑鸟揍。 绿毛虫抱着秦阳给的新口粮,慢慢的吃着,六只眼睛眨巴着,不明白为什么丑鸡要打人。 秦阳出了海面,没急着返回,而是准备先找人问问。 如今所有的一切,都牵扯到那个黑袍女人,之前只有了一个名字,甚至都不确定那俩音,到底是什么字。 如今还有了雕像,再加上那门秘术祭典,秦阳觉得他有必要找些传承久远的老古董问问了。 拿出鬼神令,呼叫仡楼。 片刻之后,鬼神令上浮出仡楼的虚影。 “见过前辈。” “秦阳啊,你回南蛮之地,怎么也不回黑黎转转啊,崔老魔见面了就显摆他新熬制的宝汤……”仡楼上来就开始调侃。 秦阳干笑一声,有点尴尬,之前回南蛮之地没去黎族转转,主要还是怕尴尬,神树族的事,说不说都尴尬。 “前辈,我是有急事,下次保证回去看望前辈,白前辈和婆婆还好吧。” “好着呢,那俩老不死的,肯定会活的比我长。”仡楼随口骂了一句,然后问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么?” “有点事,牵扯的应该比较久远,如今大荒还能有比较完整记载,传承最久远的,应该就是黎族了,所以想请前辈帮忙查查族中记载,有没有这个人。” 秦阳拿出了雕像,然后补了一句:“她叫若冰。” “比较久远,还是若姓……”仡楼眉头紧蹙,丢下一句话之后,便消失不见:“你等等,三天之后再来。” 三天之后,仡楼的虚影再次出现,他面色凝重的捧着一卷竹简,秦阳都能看的出来,他似乎有些冷静不下来,说话的语速都变快了不少。 “你哪得到的这个雕像?” “炎龙一族在祭拜这尊雕像。” “你最好尽快回南蛮之地一趟,带着这尊雕像,到时候我会想方设法的将其毁掉,或者彻底封印。” “前辈,她到底是谁?” 仡楼沉思了一下,沉声道。 “若姓,本来是没有的,最初出现的时候,第一个姓若的人,本来也不姓若,她才情冠绝今古,哪怕身陨多时,也依然被整个天下引以为禁忌。 当年黎族先辈,神魂、咒术一道,已入化境,跟她是敌人,天生克制她。 她为断绝黎族先辈的法门影响,斩去了自己的姓氏,再也无人知道她本名,从此之后,她便姓若,单名一个冰字。 这个名字,如今已经没几个人知道了,就算是大嬴皇室,也可能没有完整的记载,也没有画像。 黎族记载里,也只敢记录若冰之名,不敢留下容貌画像。” 仡楼抬起头,语气里竟然带着一丝惊悚。 “我说这些,你可能不明白,但是我说她的封号,你肯定知道。” “她化身若冰之后,封号三身!” 秦阳如遭雷噬,整个人都傻了,声音都变了调。 “你说她是三身道君?三身道君是女的!?” 一瞬间,秦阳的脑海中,浮现出无数的念头,真的有些傻眼了,脑子不太够用了。 一些曾经的线索,也开始自然而然的浮现。 炎龙一族,那个龙首人身的家伙,是海族的。 小七的前世,得到的三身术,也是在海中得到的。 甚至于,秦阳此刻也终于明白了一个一直都在疑惑的大问题。 当年三身道君,化身满天下,那个时候,还没有现在这种专门查是否是三身的方法,那个年代,他们到底是怎么杀掉三身道君的。 如今终于明白了。 一字诀之中恐字诀。 什么天下修士,群起而攻之,将其围殴致死,统统都是吹牛逼。 就是那些修士为了脸面,给自己脸上贴金的。 真相绝对是他们被三身道君一个人吊打,然后,有个修成恐字诀的大佬出现了。 按照黑影所说,恐字诀修成之后,可能会衍生出的一个神通,可以将恐惧化作了剧毒,腐蚀湮灭神魂灵智。 当年定然是三身道君中了这门神通,恐惧化作的剧毒,在所有化身之中自然而然的传开,才一口气灭了三身道君的化身,谁都不知道有多少的化身。
隐藏